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第三个男人
第三个男人

第三个男人

故事开始是这样的:我有个姐姐,是老婆的么姐姐,叫阿莲,身材都不错,奶子虽然不是好大,但也很有弹性,又有个小肚腩,屁股又圆,三十几岁人了,发起骚来还正点得要命,又多水又多汁,又滑又暖。不知是否她的屄给人插得少呢?仍旧特别紧窄,加上还没生过孩子,跟未开过封的处女相差无几。

  为啥她会发骚找我去干她?那就要由她老公说起了,自从阿明上了大陆做生意以後,就很少回香港,肏她的次数少了当然是意料中事啦,上面等着他去肏的浪屄多的是,所以莲姐姐每晚都要自摸自插,她还说,真的试过用支手电筒插过屄。唉!真可怜,应该早些找我去肏她嘛!

  但原来第一个勾引她上床的男人却不是我,而是她公公。哗!这也行?!

  原来自从她老公北上大陆之後,她公公就开始找机会想干她,家里只得她跟她公公两个人,莲姐姐每晚洗澡都觉得有人在偷窥,不用问也知道是那老头啦,於是她就特意开大水喉用花洒去冲刷小屄,又用手指插进屄里抠挖,想尽办法也要引得那老头心痒难熬为止。

  终於有一晚,老头将一杯下了料的鲜奶给莲姐姐喝,她的屄终於开始给第二条鸡巴肏进去了!她还跟我说,那晚她好兴奋,还来了两次高潮。此後,每晚每早都肏屄、口交、甚至肏屁眼,最令她奇怪的是竟然会跟公公含屌、舔屁眼,以前她是一定不会干这些玩意儿的。她说,原来吮鸡巴的时候她的屄会发痒,而公公的舌工又好厉害,亦会同时又舐又啜她那块臭屄。

  莲姐姐与公公肏屄的时候最喜欢用观音式在上面坐下去,她公公说这样才会肏得进一点。自从莲姐姐给她公公肏了臭屄以後,本来不需要再找第三条屌的,但不幸又给我凑巧在无意中发现了她的秘密。

  我有一次替她修理电灯开关,在她房里发现有个载满精液的避孕套,而且还有两个,阿明没回香港三个月,避孕套的精液就一定是第二个男人的啦。我马上就偷偷的拿着有精液的避孕套,故意旁敲侧击:「是不是你老爷的?」当时她见到那套子就脸色变青,一手抢过去就扔进马桶冲走,然後一句话都不说就走出房门。

    如果心里没鬼就不会这麽紧张啦,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莲姐姐竟然会让公公扒灰!

  自此之後,莲姐姐再无提起这件事,但我留意到她不时都用好淫荡的眼光偷望我,每次来探望我老婆的时候,都穿着些好紧贴、好性感的衫裙来引诱我。她那条袜裤紧贴得可以看到她有否穿底裤,由前面望过去就可瞧见整个屄的形状,两块阴唇给裤裆勒住,中间那条屄缝凹陷进去,好像个肿胀的水蜜桃分开两边一样。

  穿裙子的时候更离谱,特意张开大腿而坐,若隐若现地给机会我偷窥,有一次竟然大胆到不穿底裤,每次见到她我都差点受不了,心里许下一个愿:「我要*奸她!肏死她这个臭屄!!!」有一天,我老婆出外,只得我跟莲姐姐两个人在家里,她终於忍不住,开口对我说:「我跟公公的事你知道就好,阿明回香港时你千万别乱讲呀。」「这种东西好难隐瞒的……有时不经意就说了出来……除非……你用些东西堵住我的嘴啦……」我隔住条袜裤抚弄着莲姐姐的水蜜桃。

  莲姐姐知道我要嚐甜头,问我有没有想过干她?又问我这麽久有没有啜过臭屄。我说:「当然有啜过啦,你妹妹每晚不让我啜过都睡不着耶。」莲姐姐说我老婆也有跟她透露过,形容我是「啜屄狂」,所以特意三天都不洗她的屄,才让我跟她舔啜。说着,她就脱了条底裤,叫我撩起裙子用口去啜,我闻到真的有阵很浓烈的骚味,但是啜上去又不甚觉得,那宝贝光脱脱的一毛不生,原来是本地光鸡,还淌出淫汁,咸咸的,细细品嚐还相当好味。

  我的鸡巴这时就硬过铁棍,接着她就俯低头用口含着我的老二,我一生人也未让女人含过鸡巴,爽到无伦,跟着我立即推开莲姐姐,握起条肉棒就插入莲姐姐的屄里,哗!真爽,好多水、好多汁呀!

  莲姐姐就好淫贱地大喊大叫,还粗口连连:「我的屄好痒啊……不要那麽温柔……用力……肏进些!……啊……肏得我个浪屄好舒服啊……来吧……把大鸡巴抽出来……插……我个屁眼吧!让我把屁洞弄滑一点……哎……」她挺起个肥臀,急不及待地用手指将屄里泄出来的淫水涂抹在屁眼上,我就用我条大屌插进去她屁眼里。噢!好窄,比肏屄好肏好多,我插了廿下就喷精了,全射进莲姐姐的屁眼里。

  完事後她就将所有跟公公的事都说给我听,还叫我以後少些召妓,要打炮就找她,反正她整天都想找人干。

  我可以肏到莲姐姐的屄真是很开心,可惜她又要给她公公肏、又要两头瞒,一个月才有机会肏她十次八次,真是不够瘾。有一次我等了几天,忍不住又去找莲姐姐,拍了门很久才见她头发凌乱,匆匆出来开门,不用问也猜到是与公公正在肏屄啦!死臭屄,净顾着跟老爷玩就不管我?於是我就飞擒大咬,从後面搂紧她,死命抓住她一对奶子不放。

  「不要嘛,公公一会睡醒见到就不得了啦!」

  「莲姐姐,我鸡巴憋得好辛苦呀!你又叫我不要召妓……净顾着跟公公相干就不管我了!」莲姐姐拗我不过,说可以帮我骗阿兰姐让我肏。兰姐系大姐,大她两岁,平时不苟言笑,打扮端庄,属贤妻良母形。老公死了十年以上,有个儿子十几岁。

  所谓骗阿兰姐不如说要胁她来得贴切,莲姐姐说知道兰姐有个大秘密:「一年前同她自己亲生子阿光有一手,只有我一个知道,因为兰姐忍受不了有屄没人肏的空虚,但又不想把小屄便宜别的人,更不想留下手尾,所以唯有背上乱伦的罪名,打儿子的主意。」

  「啊!怪不得我经常都见到兰姐同她儿子摸头捋面,好亲密的说。」於是莲姐姐就打电话:「大姐呀……」一五一十地统统说给阿兰姐听,「帮帮我吧,我顺得老爷又怎搞得定阿鹏啊,就便宜一下他吧,他的舌头好厉害……鸡巴又大……难道你整天要去搞儿子吗……」两个人在电话里边「咕哩咕噜」一大轮,莲姐姐最後打了个胜利的手势,继续说:「行啦……怎会扬出去……几时?就半个小时後啦……」我打铁趁热,立刻走上兰姐家里,她当然知道我的来意,羞得垂低头不敢望我,我留意到她化了好浓的妆,还涂得香喷喷,而且穿着件丝质低胸衫,半个奶罩都露了出来,好性感。起初大家都不好意思,隔得远远地坐在梳发上,我知道要打开这个僵局,於是便走过去搂着她,两手开始不客气地去摸她两只奶子。

    兰姐毕竟是家庭主妇,不习惯这种场面,显得好尴尬,半推半就下就给我解开恤衫钮扣,当我除奶罩时,她又扮矜持,喉咙头咦咦噢噢地说:「阿鹏,不要嘛,我俩是亲戚……」「你让儿子肏屄都行,就当便宜一下我好了。」这趟真是坏在口不择言!兰姐一听见马上愣了愣,面色骤变,瞪着眼好严肃地对我说:「阿鹏,我跟儿子的事你千万不可以扬出去呀,如果不然我就同你拼命!」她的样非常坚决。

  我顾左右而言他:「对不起!啊……兰姐姐,你今天真的好俏,好销魂呀!以前倒不觉你对奶子是这麽的坚挺!莲姐姐说你年轻时是几届校花,追死不少男生,给个机会我欣赏一下你的校花身材啦!哗,摸下去好有弹力……」兰家姐被我赞得飘飘然,垂低头任我抚摸,趁这机会我就开始脱她的衣裤。她身材也蛮好,萛不赖的了,奶子大大,好像一对吊钟,两粒乳头好挺,阴毛又密又多,简直是个小骚货的模样。我捻住她两粒大乳头,一边咬耳珠,赞她美,逗得她全身酥软,我知道现在讲啥都无所谓了,特意又再提起她儿子:「你儿子有没有啜过你的乳头呀?」「唔……啊……有啊……」兰家姐听到「儿子」两字就兴奋到颤。

  「当你儿子啜你粒乳头的时候,有没有像我现在这样……抠挖你的屄呀?」「有呀……喔……他还一边挖、一边叫……他说……阿妈只鲍鱼好滑,好多汁……啊……他还舐我下边哩……」兰家姐骚得真令人受不了,摊在梳化上分开双腿,露出整个小屄。哗!好呕心,两片阴唇好长,全翻了出来,真是给肏到反了唇!我凑上鼻子去闻,反而无臭味,我忍不住再伸出舌头去舔他条屄缝,对准个洞口,狂啜她的屄水,舌尖又舔又吮她粒阴核尖,她当场颤腾腾,两脚乱撑乱踢:「快!……快些……快插我的屄……等会我替你……含屌……噢……」跟着我便对准穴口插进去,她一边呻吟、一边大叫︰「肏死我……快插死我啦……我好快就有高潮了!」我插了四、五十下就喷精,全射进她的小屄里。然後她一边抹着溢出来的精液一边对我说︰「你好厉害喔,怪不得阿莲要勾引你,心甘情愿让你肏哩。你想知道我怎样去勾引我儿子吗?」她还没等我回答,叹一口气,就继续说:「自从老公死後,无屌插屄的生活……好难捱,过了几年,儿子开始长大,还懂得打手枪,给我偷看过几次,他每次都舔我穿过的三角底裤……有尿渍那种,他的鸡巴好粗好长,每次我都看到小屄湿透,要在屄上拼命揉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兰姐讲到冲动起来,眼泪都流出来了:「呜……我知这样不是办法,但出去偷汉又怕遇到坏人,有手尾,最後……想通了之後,我就开始勾引儿子了……我就开始穿着低胸的恤衫,不戴奶罩,有意无意地用乳房去碰他,又经常故意弯低身让他窥看奶子,穿裙子时就不穿底裤,还在他面前张开大腿,特意连条湿淋淋的……屄缝……都现出来。我知他有偷窥我洗澡,每次小便、洗澡时我都打开一条门隙,然後朝他方向手淫,一定要引诱到他为止。」兰姐稍回气,待冲动平静点又继续讲述儿子怎样忍不住她的诱惑,还描绘得活灵活现,回味无穷。

  有一晚,儿子阿光终於走进我房里说︰「阿妈,我真的忍不住了,我知你是在勾引我……」「乱说……我哪有勾引你呀……你这个坏孩子……别摸我对乳房……还不快停手!」「阿妈,我每次偷看你洗澡手淫的时候,真想冲进去插你的屄,我不想老是闻你的底裤尿渍来自渎……你知道嘛?你的样子真是好淫贱,我好想……我要吮你、插你,试试肏你小屄的感觉,让我干好不好?」我见儿子这麽可怜,亦无谓再扮矜持了:「那好吧!我还以为你嫌阿妈老而已!其实我的屄一直在这等你肏,已经等得湿透了,我先替你含含屌……等你试一下阿妈上下两个口啦!」我立刻就剥掉他裤子,握住他鸡巴又含、又吮、出尽所能,让他今後也惦念吃回头草,以後鸡巴一硬就会来找我的屄打个炮。

  「阿妈,我好兴奋呀!你的嘴又湿、又滑、又暖,啊……舌头……呀……还撩我个龟头,不行!啊!我要射了!」我立刻啜得紧紧的,好让他的精液可以全射进我口里面。

  跟着我就问儿子:「想不想看清楚一些阿妈个仙人洞啊?」然後我就叫儿子卧在床上,我就去他脸上蹲低,把整块小屄都凑到他口唇边。用骚浪的声音说:「儿子,等阿妈再挖开些给你看到够。」「阿妈,原来人家说臭屄就是这样子耶!还不赖嘛,你屄上的尿味加上屄水味都好棒喔!让我啜一下……唔……」阿光扮陶醉:「很好味,咸咸的,比舔阿莲姨条底裤上的渍好好多!」「傻孩子,你连阿莲姨都想『上』……啊……阿仔……不是……要啜一下上面的小肉粒才行呀,用舌头舔一下条隙、啜一下两片阴唇,对……对了,噢!不要停……喔……啊!对……对……用舌尖插进去,啊……」我说。

  我连续打了几个冷颤,原来舔屄也可以得到高潮,跟着我见到儿子的鸡巴开始胀硬,我握住套捋几下,又吮了几口,然後对他说:「你看完阿妈下面的仙人洞了,等下你会肏得欲仙欲死,想一辈子都插在里面耶。」跟着我便分开双腿,将我的臭屄对准鸡巴坐下去,上上落落地套动,还对儿子说:「阿妈这块屄七年都没给人肏过了,仍然好窄,我要你每晚都肏过、插过才好睡,只要仔仔你的屌一硬,我就会给你肏。」话还没说完,儿仔就射精了。

  往後这三年来,我们母子俩一直都未停过肏屄,直至今天︰「你就是我第三个男人了。」

  【完】